精神病人集体出逃背后:医护人员少 医疗条件差

7月5日,广西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内,发生了一起精神病人集体出逃事件,42名精神病患者使用暴力手段劫持护工,离开了医院。经过当地出动数百人连夜查找,所有脱管病人都被找到并送回医院治疗。虽然院方对这起事件定性为“偶然事件”,但记者调查了解到,精神病人集体出逃事件的背后,暴露出的却是医护人员缺少、安保力量薄弱和医疗条件差等基层精神病院面临的尴尬窘境。

人民网藤县7月9日电(见习记者朱晓玲) 5日下午,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发生精神病人脱管事件。在此事件中,共脱管精神病人42名。截至6日上午7时33分,42名脱管的精神病人已经被工作人员全部找回,目前继续留置该医院进行医治。该事件也折射了当前精神病医院软硬设施亟需完善的情况。

这是一幕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

5日19时50分,在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的男病人区,医生刚给病人发完药,准备送病人回房休息。这时,突然有7名精神病人趁机劫持并殴打负责管制的医务人员,要求出院。

只是,剧情远没有所谓的振奋与励志,而是充斥着基层医院精神科的无奈。

7名精神病人抢走护理员锁匙、手机及现金后,通过锁匙打开了病区大门。经过院方核实,共计42名精神病人从大门离开医院。42名精神病人离开后,大多数病人跑回家里,6名病人搭乘的士跑到梧州市太阳广场一带。

7月5日19时50分,广西梧州市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男病人区,42名精神病人挟持护工,并抢走护工的钥匙、手机及现金,打开病区大门出走。逃走的病人中,7人有犯罪记录,事件主要实施者曾是一名杀人犯。

事件发生后,医院联合公安、卫生等相关部门,出动400多人设点查找。截至6日上午7时33分,42名脱管的精神病人已经被工作人员全部找回,目前继续留置该医院进行医治。据藤县宣传部门通报,在此过程中,没有一位病人因出走而受伤或发生其他意外情况。

经过院方和当地政府一夜的寻找,7月6日早晨7时33分,出走的精神病人被医院工作人员全部找回,并继续留院治疗。

精神病人缘何能暴力脱管?该院副院长胡超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结了三个原因,分别是病房拥挤、环境差、没有安保人员。

记者调查了解到,事发时,医院精神科病区有约300名病人,而值班医生只有一名,护士和护工各两名。

据了解,藤县第三人民医院是藤县唯一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目前共有在院治疗的精神病人300名(其中男性病人198人,女性病人102人)。而该院究竟有多少床位、适宜容纳多少病患,院方均未给出详细说明。

藤县卫生局局长刘羡杰承认,事件与医院医疗条件差、医护人员缺少及安全防范意识不足有关。一次看似偶然的精神病人出逃,却暴露了基层精神病院和医护人员的种种困境。

而针对该院副院长胡超元提到的“没有安保人员”,2012年,卫生部办公厅曾下发关于加强精神病医院安全保卫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按照有关文件,科学配备合格的安保人员,制订切实可行的医院安全保卫工作实施方案。

出逃事件

此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胡超元曾提到,率先跑出医院的两名精神病人为重性精神分裂症患者,有暴力倾向,且有犯罪记录。他们是经由公安机关送进该院的。在接收重度精神病患者时,相应的认定评估机制、分流措施、安保措施是否到位,也将对其医治产生影响。广西某高校心理学专业老师告诉记者,对于具有攻击性的重症患者,院方必须有较好的安全防范措施,个别患者甚至需要单独隔离。

7月5日晚上,藤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科,护工曾朝忠被“劫持”。他在医院已工作7年。这是他第一次被精神病人“劫持”。

记者从藤县宣传部了解到,接下来,该县将进行整改,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胡超元也表示,下一步会将病人进行分流,分到梧州、蒙山、岑溪等地的精神病医院。同时,加强管理,尽快增加保安和护工。(完)

当晚19时许,医院精神科男区病房,曾朝忠正在巡查送药,1名精神病人突然从背后死死将他抱住,另2名病人开始翻抢他身上的物品。

(原标题:广西藤县42名精神病人脱管细节曝光医院软硬设施亟需完善)

抱住他的人是黄自超,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5年前发病时曾砍死自己的妻子。

黄自超和几名病友抢走曾朝忠的钥匙、手机和1000元钱。但在离开病房时,他只带走100元,剩下的又还给了曾朝忠,“他对我说,自己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病房有三道铁门,最里面一道是病房区,第二道是家属探视室,第三道是医护人员值班室,病人们抢到钥匙后,依次打开,跑出医院,其他病房的病人看铁门开着,也跟了出去,“他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病,都是正常的”,副院长胡超云说,当晚共有42名精神病人出逃。

看着病人们涌出病区,坐在值班室里的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惊住了,回过神后也没敢阻拦,眼看着病人们鱼贯而出。

大约20时,值班医生给副院长胡超云打电话,告知精神病人集体出逃。胡超云随即向县卫生局、县政府汇报。

回家的愿望

经统计,出逃的精神病人中,有当地家属送来的本地患者,也有以往收治的流浪患者,还有7名有犯罪前科的精神病人,由于医院实行人性化管理,精神病人们平时不穿病号服。

42名精神病人逃出医院后,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一心“想回家看看”的黄自超也没有回家,而是来到6公里外的藤县县城广场上看市民跳舞,直到4个小时后,他被警察发现,带回医院。

另有4名病人回到了家中。还有4名病人搭车到了50公里外的梧州市内太阳广场,次日早上被发现时,她们正在吃早餐。大部分病人则沿着医院门前的马路漫无目的地闲逛,被当晚来换班的医生碰见。

对于这座小城的居民来说,事情并未引起太多注意。但对于外界而言,却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怀疑病人蓄谋已久。

对此,护工曾朝忠予以否认,“肯定是因为想家,突然有这个想法就实施了,不是策划好的。”院方也表示,因为父亲不同意黄自超回家进行药物治疗,被迫留在医院。事发前,黄自超曾反复跟曾朝忠念叨,“想回家看看”,直到发生逃跑事件。

黄自超的父亲、70岁的黄位荣证实了这一说法。提起儿子,他满脸愁容,“不想让他回来,我也不会去看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