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了一跤 送了命一条

图片 1

女子住院期间,午饭后摔倒在医院厕所便池内,后经抢救无效身亡。家属认为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于是到法院起诉要求赔偿 100 多万元。一审法院判医院承担 55% 责任,赔偿家属 57 万余元。

高血压患者在西安交大二附院住院期间,如厕时不慎摔倒,50多天后死亡。患者家属认为医院卫生间里未按规定安装助立拉手,将医院起诉到法院。

图片 2

2007年6月26日,聂某因头痛、颈项不适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就诊,入院诊断为高血压病三级(极高危)、高血压脑病、颈椎病,遂住院治疗。

网络配图

次日晚6时许,聂某上厕所时摔倒在卫生间里,同年8月22日治疗无效后死亡。聂某家人认为,病人使用的大便器旁应装置“助立拉手”,而医院却未按规定安装,导致患者摔倒后病情加重,应对患者的死亡承担全部过错责任。遂起诉到新城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257874.51元。

患者饭后摔倒抢救无效身亡

交大二附院则认为,患者入院后,医院已经告知家属患者病重,应当留人陪护。次日下午患者去卫生间时,其陪护人员就在门外,值班医生和护士一直在办公室,原告也没有通知医护人员。聂某摔倒后,医护人员对患者及时进行了积极的治疗。聂某的死亡是其自身疾病发展的结果。

2017 年 7 月 3 日,高女士因为"凭空闻声","多疑近 14 年","打人加重半年"等症状入住我市一家医院,院方初步诊断高女士为精神分裂症,当天诊疗计划一级护理,精神病护理每日。

案件审判人员先后向西安市中院鉴定中心及西安市医学会的专家咨询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后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协商,近日使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了一次性赔偿3万元的协议。

同年 7 月 13 日主治医师查房记录载明,高女士意识清楚,接触被动,能够配合治疗,情绪稳定,情感平淡,无冲动行为,生活能够自理,查体未见异常,当天患者家属要求撤陪护,医嘱:停留陪护,停陪护普食,加强监护。

2017 年 7 月 15 日,高女士午饭后上厕所仰倒于便池内,被护士及时发现并于 11 点 18 分报告值班医生,期间有护士将患者扶出厕所间,清理口腔,直接给予心肺复苏。后经抢救无效,高女士不幸去世。

家属起诉医院索赔 100 多万

家属表示,高女士住院后院方评估病情存在噎食风险,住院期间院方擅自更改护理降低级别,撤家属陪护并放松其护理职责。事发当天高女士自行进食后出现噎食无人发现,自行进入卫生间无人陪护,昏倒于卫生间数分钟后,医生才到达现场,未行有效抢救措施,致高女士死亡。

返回列表